林毅夫:人均收入翻番目标完整可以到达

2019-06-07 01:24:35 来源:中国新闻网
记者:黄楠 来源:中国新闻网

北京金融街建设与发展的20年,可以说是承载和见证中国金融界改革发展的20年。当前,中国在国际金融市场的重要性日益增强,北京建设中国特色世界城市进程逐步推进。在全党、全国人民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的指引下,首届金融街论坛在北京顺利召开。国内外知名专家学者齐聚京城,共同分析世界经济的发展格局,探讨中国金融业改革发展,交流金融中心建设等相关问题,为中国金融业发展和金融中心建设提供思想启迪和理论借鉴。在此,笔者摘录了一些论坛上的部分专家的精彩观点,以飨读者。

李士祥:(北京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

北京正在认真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大精神,我们将在国家金融管理部门的大力支持下,以加强设施建设、完善支持政策、提升服务水平为重点,强化金融总部特色金融的发展优势,巩固首都金融决策中心、金融管理中心、金融信息中心、金融服务中心的地位,加快建设具有国际影响力的金融中心城市。北京金融街作为首都金融产业的中心区,将按照市委市政府的要求,不断提高服务水平、优化发展环境,为首都科学发展继续做出贡献。

金融街作为首都金融主中心区的辐射效应也更加突显,已经成为促进经济发展、聚集金融要素、推动改革开放、引领产业发展的重要载体,呈现出产业结构逐步完善、金融体系日益健全、发展环境更加优越、规模总量逐年递增、高端人才加速聚集的蓬勃发展局面。创立金融论坛将有利的促进北京金融与全球金融业界的交流与合作,为中国金融业发展以及北京建设中国特色世界城市提供智力支持。

周小川:(中国人民银行行长)

对于中央银行来讲,大家最关心的就是货币政策和宏观调控问题。那么货币政策和宏观调控问题在很多场合下也都讨论过,每次开会的发言也有一点深入,根据我最近得到的一些大家的要求想讲一个题目,这个题目是宏观调控的经济描述与工程描述。

所谓工程描述就是我们人民银行在货币政策司和上海货币市场,每个小时都在进行日常的操作,有点像工程师做具体的操作。与此同时,人民银行总行,甚至再往上还有国务院会对这个货币政策的宏观调控提出具体的目标和要求,一般都是经济性的描述。

在面临多种因素的情况下,比如说中国的货币政策,我们典型的说法,观察的系统状态变量既有经济增长率,有通货膨胀率,有就业,还有国际收支平衡。我们使用的工具也不是一个,有利率、市场准备金率、央票、回购等这些工具。在使用这些工具的时候,这个市场就会变得复杂,计算也可能变得复杂。但是人们所做的努力还是尽量把这种复杂的系统尽量简化,这样的话使得沟通比较容易,另外操作也比较简单。同时,还有一个指标就是如何检查货币政策的调控是否有效,还有一个评价的函数。

经济的描述和工程的描述之间的沟通,有时候要反复沟通几次,最后实现具体的可操作,然后再去检查操作的结果,这应该说是中国人民银行要做的事。我想每个机构在自己内部控制的时候可能都有要求,在不同的层次上都有调控的。在全球来看,对于中国在本次全球金融危机当中采取出手要快,出拳要重的调节,可以来讲实现率先复苏,而这个复苏在全球来讲也是很受鼓舞的,也是提振了信心,在全球得到了很明显的赞誉,我觉得中国政府在这方面做得还是很突出的。但是同时我们也确实自己也要认识到,任何一种调控都不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也要服从于系统特性的描述,也可能有过冲,有超调,也会有振荡。如果振荡我们希望它是一个衰减的振荡,这样的话,这个系统能够比较快的实现稳定。

唐双宁:(中国光大集团董事长)

我认为在全球经济变革中,中国应当把金融街打造成金融创新的新平台、新亮点。上世纪90年代初,以北京金融街,包括后来的上海陆家嘴为代表的各地的金融街、金融城金融开发区大量出现,现在估算有500多处,已经成为全国地区或者城市以金融服务业为主体的新的经济增长点。但是这些金融街存在着分散性、发展不平衡性等问题,没有形成一个组合效应,没有形成1+1大于2的效应,需要在现行体制下研究将这些金融街通过一定形式组合起来,形成一个合力。

当然,基于现在的体制,这个合力主要还是一种软实力的合作。比如可以考虑成立中国金融街协会,把全国各地的金融街、金融城、金融开发区等等组合起来,通过它们组合的形式,交流金融街的发展经验,探索金融街之间的合作渠道,促进金融街之间的科学发展,并间接拉动经济,使其既各自为战,又互相策应。具体可以考虑赋予金融街协会这样的八个功能。

信息交流功能。定期召开联谊会,加强联谊,交流信息,创办交流刊物,开设网站,条件成熟时可挂靠成立中国金融信息中心。

服务功能。搭建交叉服务平台,为金融机构提供交叉服务,条件成熟时可挂靠成立中国金融服务公司。

规划研究功能。对比研究国外著名的金融街的发展经验,研究中国金融街的规范发展事宜,条件成熟时可挂靠成立中国金融规划设计院。

培训功能。利用金融街金融机构集中、人才密集的优势,打造综合性的人才培训平台,条件成熟时可以挂靠成立中国金融培训中心、中国金融大学。

理论研究功能。定期召开理论研讨会,本次这是第一场,应该把它坚持下去,创办理论刊物,可以在次成立金融街研究院的基础上,将来升格为中国金融研究院。

非官方对外交流功能。作为一个平台,加强同境外同业的非官方交流,增加中外金融机构的了解,条件成熟时可以挂靠成立中国金融对外交流协会。

核心品牌的打造功能。作为一个核心品牌,可以考虑按照达沃斯的目标,由协会主办全国性,甚至国际性的论坛,提升中国金融街的国际软实力影响。因为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金融街协会本身就是一个品牌。

优惠政策的申请功能。协会成员间交流探讨,为驻地金融机构服务的相关政策,为向政府部门申请优惠政策提供相互借鉴,必要时出面统一申请相关政策,比如户口迁移,子女就业等等,还可以考虑其他功能。

林毅夫:(世界银行原副行长兼首席经济学家)

我们知道,中国的改革开放从1979年开始,到现在取得了连续32年平均每年9.9%的增长。这可以说是人类经济史上的奇迹,在这个过程当中,有另外一些人摆脱了贫困,对世界减贫的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但是即使在这样的成绩面前,我们社会上还有不少不满的情绪和悲观的情绪,而这种不满的情绪、悲观的情绪跟收入分配不断恶化有相当大的关系。最近党的十八大提出了要改善收入分配,希望能够通过两个比重的调整,也就是要在提高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分配当中的比重,提高劳动所得在初次分配当中的比重,并且以达到初次分配和再分配都要重视效率和公平,在再分配当中更加重视公平作为一个目标。这个目标非常好,关键是怎么样才能够达到?

怎么样能够在初次分配当中同时达到公平跟效率的统一呢?当时我提出的建议是按照我们国家的比较优势来发展,就能够同时达到效率跟公平。因为我们的经济发展是按照比较优势来发展的产业采用我们技术的话,当然我们的经济会是最有竞争力的,这是效率。

同时我们在目前这个发展阶段,跟发达国家比较起来,我们还是劳动力相对多、相对便宜。我们的比较优势是在于劳动力相对密集的产业,包括农业、制造业、服务业,或者是制造业当中资本比较密集、产业劳动力比较密集的区段,这是我们的比较优势。如果说按照这样来发展的话,就能够创造非常多的就业机会,让有劳动力的人都能够充分就业。而且在经济发展的过程当中,如果是按照比较优势发展的话,那么很有竞争力,资本积累得就要非常快。资本就会从相对稀缺逐渐变成相对丰富,劳动力就会从相对丰富逐渐变成相对短缺。在这个变化的过程当中,工资增长就会非常快,资本报酬就会逐渐下滑。

我们知道,低收入者主要的收入来源就是他的工资收入,而高收入者,比较有钱的人主要收入来源是什么?是资本所得。如果在经济发展的过程当中能够创造很多就业机会,那么那些低收入者,主要靠劳动力收入的这些低收入阶层能够充分就业,并在经济发展过程当中工资增长得非常快,那在初次分配当中,他的比重就会增加得非常迅速。而资本的回报在初次分配当中比重就会下降,这就是十八大所提出的,在经济发展过程当中,就能够达到效率和公平。我很高兴,这次十八大报告当中把这个思想提进去了。而且实际上,在东亚的经济发展当中,从日本跟亚洲的四条小龙,他们在经济快速发展的时候,确实是公平跟效率同时达到了。而他们能够同时达到公平跟效率,就是我前面讲的,他们的经济发展过程当中主要是按照比较优势来发展,积累了资本以后再逐渐的进行产业升级和技术升级,效率和公平是统一的。

同样,对于资源价格的税费基本上是非常低的状况之下,也是把国家财富转移到少数能拿到资源开发权的国有企业、民营企业当中。另外对于那些金融、交通、通信这些服务业的垄断也必然创造了垄断意义。我想这是我们快速经济发展过程当中收入分配不断恶化的最主要原因。

如此,十八大提出要调整两个比重。也就是在经济发展过程当中,我们劳动收入在整个初次分配当中的比重会提高,居民的收入在整个国民经济的比重当中要提高。如果达到这个目标的话,那么应该深化改革,把现在的扭曲取消掉。如果把现在的扭曲取消掉的话,就会实现我前面所讲的在经济发展的过程当中公平跟效率同时达到。

十八大提出了很多目标,这些目标比如说从2010年到2020年,我们的人均收入要翻一番。在这个过程当中收入分配要改善,我觉得这是完全可以达到的。比如说我们的国民生产要翻一番,算起来每年平均的增长速度是7.2%。城乡居民收入也要翻一番,我们人口增长每年大概是0.4%左右,也就是说每年的经济增长应该达到7.6%。对这样一个目标我觉得是完成有可能实现的,因为我在各种场合都谈到,中国还有维持20年平均每年8%的增长潜力,这个潜力是有的。当然如果把这个潜力挖掘出来,我们必须维持社会稳定。这个社会稳定要求我们改善收入分配,要求我们消除贪污腐败的现象,也要求我们能够在经济发展的过程当中有效率。我前面谈到,按照比较优势发展,企业有自身能力,不需要国家保护补贴。这样的发展方式和手入分配是随着经济发展可以改善的,而且没有补贴,就没有行政创造的资金,寻租的行为、腐败的行为就能够得到抑制。

李稻葵:(清华大学金融系主任)

要解决当前这场重大的经济和金融困境的话,可能不是一个简单的修修补补,不是一个简单的多发点钞票,不是简单的形成一个新的金融机制ESFS,或者是EMS这么简单就可以解决得了的。讲得更具体一点,欧洲一些国家必须要推行它的财政一体化,在财政一体化的过程中,恐怕不可避免的是要有一部分国家削减相当的福利性开支,包括希腊。所以在这些国家,必须要削减公共的福利性开支。而德国这些国家,可能要承担一些应该承担的责任。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不要忘记,欧洲这个地区500年以来是世界上矛盾最多,战争最多,也可以说是苦难最多的地区。在我看来,有甚于中国。在这个地区老百姓向往和平,向往繁荣,其希望一体化的政治决心,我们千万不要低估。

世界上快速发展的国家,从发达国家到印度,到巴西,一直到中国,在我看来,他们面临的基本问题是一样的,就是三件事,虽形式不一样,但本质上就是三件事,必须一块解决,各有各的难题。

第一件事就是必须要加强有效的金融监管。金融机构在这方面是非常明确的,中国也一样,当然要搞创新,但是基本的金融监管不能放松,包括银行的这些表外业务要监管。

第二件事要做好的是必须要削减福利。对中国而言,我们是必须要建立最基本的福利机制,我们的问题是,我们的一些基本福利机制不到位,欧洲是基本福利过头,不管怎么讲,问题是一样的,只不过是区分不同的方向去改革。

第三件事情我们共同面临的未来也一样,必须进行进一步的市场化,很多市场该做的事情应该让市场去做。在这些方面,我相信欧洲、美国、中国所面临的任务是一样的。

就中国而言,我们的国有企业还必须进一步的市场化,事实上包括我们一些国有的商业银行,当然现在已经上市,还必须进一步的要推向市场。

这三件事是我们共同的任务,我们的问题不一样,表象不一样,问题的根子是一样的,基本福利制度,加强市场的监管,还有我们要进一步的市场化。这三件事如果做对的话,我想世界最终能够回到一个更加繁荣的轨道上来。

记者手记: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是推动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重要支撑。近年来,北京金融界呈现出快速发展的势头,金融机构加速聚集,市场交易规模不断扩大,新兴业态进一步发展,金融功能区建设稳步推进,金融区域合作不断深化。“十一五”期间,金融业增长年均11%,金融业对首都经济的贡献率不断提高。

www.cdhsz.net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