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位院士初选诺奖照片被暴光 工作是筛选以及补缺

2019-06-06 13:48:09 来源:腾讯新闻
记者:于晓 来源:腾讯新闻

国内迎来了诺贝尔文学奖之月,莫言获奖后,除了88岁的诺贝尔文学奖评委马悦然来上海。昨日,82岁的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前主席谢尔·埃斯普马克也在上海举行了新书发布会,他曾经担任过17届主席并于今年作为5位院士之一对两百多提名者进行筛选。而他们的中国行早有计划,与莫言和诺贝尔奖无关,但由于莫言获奖效应,他们的到来受到更多关注。

昨日,埃斯普马克在现场曝光今年2月开会讨论谁入围诺贝尔文学奖的一张照片。他还向成都商报记者证实,传言多位中国作家曾被提名或入围诺奖属实。

首次曝光5人小组讨论诺奖入围者照片

18位院士的暑假作业就是阅读3到5位入围者作品

谢尔·埃斯普马克曾17次出任诺贝尔文学奖的评委会主席,同时,他还作为5人评选委员会成员之一,参加了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的初选。埃斯普马克曾在国内出版《诺贝尔文学奖内幕》,此次来沪,他也带来了自己的长篇小说《失忆的年代》中第一部《失忆》的中文版。谢尔·埃斯普马克看到现场记者,调侃道:“好像不是莫言而是我得了奖,比在颁奖上还要热闹。”

诺贝尔文学奖最终得主是由18个评委投票决定,但这之前由诺贝尔文学奖的5人小组,在2月份就要从250个人中选出几十名,而埃斯普马克今年就作为5人小组之一,参加了这次最初的筛选。

昨日,埃斯普马克公开了今年初选时,5位院士正在开会讨论时的照片。埃斯普马克新书的译者、莫言作品在瑞典的译者陈安娜的丈夫陈迈平(万之)介绍,照片中正在说话的便是埃斯普马克,坐在正中的是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现任主席派尔·维斯特拜里耶。而右边的两位分别是贺拉斯·恩格道尔(曾是埃斯普马克的博士研究生,担任过10年常务秘书,至2010年)和卡塔琳娜·弗洛斯腾松(也曾是埃斯普马克的博士研究生)。这张照片曝光了讨论的场景,也是决定了莫言进入门槛的会议。

马悦然曾说,今年诺奖评委意见比较一致,讨论并不是很激烈,埃斯普马克便对此说明,“我跟你说一下,不能说辩论的细节,这是保密的,我可以大致说一下筛选流程。”埃斯普马克称,这是非常艰难的工作,截止到2月1日有两百多名作家被提名,他们需要“弥补缝隙”,意思是并不是所有优秀的作家都出现在名单上,“我们观察和筛选的时候,委员会有权利放进去好的作家。到后来,5月份筛选出3到5人的短名单。这3到5人的作品成为18个院士暑假的家庭作业,后来的辩论很有意思很精彩,但我没有权利谈论和介绍。在我们三个星期的辩论中不会提出任何政治性话题,我们只关注伟大作家的艺术质量。”

传言获证实诺奖多次向中国作家抛出橄榄枝

鲁迅老舍拒绝,林语堂入围

沈从文在评选中去世

埃斯普马克称,自己读过莫言的大部分作品,从各个国家的翻译来了解莫言的创作。“莫言是现实主义的魔法师,他关注社会,描写的是具有现代社会的现实主义。”

被问及如何看待莫言的作品在得奖前没有受到关注,现在获奖带来的商业价值时,埃斯普马克回应,诺贝尔奖的目的就是让好作家的作品有更大的读者群。很多人却是获奖后写出更优秀作品,例如诗人叶芝。

网上曾传言,根据揭秘档案,历史上入围过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作家有三位。对于此传闻,埃斯普马克称因为保密协议,他不能说当代作家,但在历史上的确是有几位曾经被提名,“第一位是鲁迅,在上世纪三十年代,本来要被提名,他却拒绝了,中国人没有提名他,我们派了人去问他,他认为诺贝尔文学奖对他不是很有价值。第二个是沈从文,入围了,但还在评选过程中,1988年8月,沈从文却去世了,我们能做什么呢?今年,我们终于成功了。”

至于传言称林语堂和老舍也入围或提名,埃斯普马克称,林语堂是入围了,他们也讨论过。对于提名老舍,他们也曾征求作家本人的意见,但老舍拒绝了。

昨天,记者在现场看到著名作家余华也来捧场,他一直认真地翻阅着谢尔·埃斯普马克的新书。这是余华第二次参加瑞典作家活动,他说自己读完小说后,为埃斯普马克感到遗憾。“如果埃斯普马克没有加入瑞典文学院,他也会像特朗斯特罗姆(上届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那样拿到一大笔钱。”

埃斯普马克虽然与另外一位诺奖评委马悦然都在上海,但两人没有时间见面,据了解,马悦然与夫人陈文芬也将于25日之后开始旅行,11月2日便返回瑞典。

相关新闻

诺奖评委马悦然 复旦演讲受热捧

昨晚7时许,瑞典著名汉学家、诺奖评委马悦然在复旦大学举行了 “我为什么翻译特翁的诗”主题演讲。复旦大学学生对马悦然的到来表现出超乎寻常的热情,活动地点在演讲开始前一天紧急调到更大的报告厅,记者在现场看到,复旦大学数百学子将报告厅几乎挤爆。演讲开始,马悦然首先用自问自答来表示对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作品的喜爱,随后特地强调特翁在中风不能说话的同时还能创造出如此伟大的作品,这是上帝创造的奇迹。

(陈谋)

www.donatehour.org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