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解读莫言演讲:有庄子般智慧 故事有宗教寄意

来源:腾讯新闻责任编辑:
2019-06-07 04:11:16

中新网北京12月8日电(记者 张中江) 中国作家莫言8日凌晨发表诺贝尔文学奖演讲,引发外界热议。《莫言评传》作者叶开认为,莫言以一个小说家而不是思想家的方式,巧妙地把话题紧紧地拴在了故事上,有“庄子般的智慧”。

内容亮点:苦难、人性、爱、理解与宽容

在这篇名为《讲故事的人》的演讲中,莫言首先谈到了自己去世的母亲,介绍了自己如何走上文学之路,并全面回顾解释了自己几部主要作品的创作。最后他以3个小故事结尾,呼应了“讲故事”的主题。

莫言的演讲结束后在网络上引发热议,多位作家、评论家对此发表看法。随莫言同往瑞典的上海文艺出版社副总编辑曹元勇认为,这篇演讲既是莫言文学生涯、渊源的总结,也是对各种问题和质疑的回答。北京大学教授张颐武则表示,莫言演讲中有对生命的大关怀,有对写作的大关怀,保持了莫言的个性。

著名作家、《收获》杂志副编审、《莫言评传》的作者叶开熬夜收看了莫言演讲实况,并迅速通过网络表达了自己的感受。在他看来,苦难、人性、爱、理解与宽容,是莫言演讲的关键词。

叶开准确地猜到,莫言会在演讲中提到自己的母亲。因为母亲是莫言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她的形象曾完整地出现在《丰乳肥臀》中。在接受本网记者采访时,叶开表示,莫言的母亲是中国民族苦难历史的亲历者,也是艰辛的象征。她一辈子默默地活着,坚韧、正直、自尊、与人为善,受过很多伤害,但从来不有意地伤害别人。而且她还是基督徒,一辈子默默向善,心灵安宁。

正在山东出差的著名评论家白烨也通过电话了解了莫言演讲的内容。白烨表示,莫言对于童年和母亲的回忆令人印象深刻,表现了他的平民意识和乡土情怀。整个演讲从很个人化的角度,讲到了他自己的成长和文学经验,对人们理解莫言、以及理解以他为代表的中国当代文学,都非常有意义。

演讲风格:诚实睿智“作家又不是思想家”

谈到这篇演讲的风格,叶开表示,作为一名“讲故事的人”,莫言以一个小说家而不是思想家的方式,巧妙地把话题紧紧地拴在了故事上。“莫言的演讲有一贯性,他的大多数演讲主题都跟饥饿、孤独、母亲和故乡有关。从这个演讲来看,莫言保有自己一贯的诚实和睿智。”

网络上对莫言演讲的评价则有些分歧。支持者赞其“情真意切”,反方则表示,在诺奖这样一个舞台上,莫言的演讲内容显得肤浅缺乏深度,有些“小儿科”、“像中学生作文”。

对于这样的声音,叶开认为,把莫言演讲说成“小儿科”可以视为一种特殊的表扬。圣·埃克苏佩里在《小王子》里曾讽刺过一些自以为是的“大儿科”,正好可以作为回答。

白烨则表示,演讲“小儿科”的说法,肯定是有问题的,说这话的人应该是没有读懂。在他看来,莫言的这篇演讲很个性,也很智慧。他的智慧在于,特别强调童年记忆、乡土亲情对他的滋养,其实这就是文学最本质的东西。文学要立足于自己的文化之根、民族之根、历史之根和社会之根。莫言把这个表达得很充分、很突出,这就够了。好多东西可以从这个基础生发出来。比如可以理解为,莫言以个人经验,诠释了什么叫做“既是民族的,也是世界的”。

对于“缺乏思想”的质疑,白烨说,“作家又不是思想家或者哲学家,要从作家自己的角度和身份出发”。

谈故事寓意:暗含回应质疑之意

莫言最后讲的3个小故事寓意深远,网络上的解读也是见仁见智。

在叶开看来,这是莫言对质疑者的回应,其中有“庄子般的智慧”。在他看来,第一个“装哭”的故事,实际上关乎多元与宽容。第二个“顶撞老长官”的故事则是在说,过分的自尊也是一种对他人的伤害。最后一个故事带有宗教寓意,表达的意思应该是:一个宽容的、活性的社会,是能容忍差异的,极端主义者通常是暴力的同谋。

据白烨的解读,最后的几个故事,可能暗含有回应质疑的意思,但恐怕不是莫言最主要想表达的。而且莫言始终是个有争议的作家,获奖前是,获奖后也是,不可能通过一篇演讲词解决所有的质疑。

莫言与拉美文学渊源

诺奖评委会给莫言的颁奖词曾被译为“将魔幻现实主义与民间故事、历史与当代社会融合在一起”。对此,有多位文学界人士曾表示,此处的“魔幻现实主义”不如译为“幻觉现实主义”。

当天的演讲中,莫言也提到了自己与拉美文学之间的渊源。他如此说道:“美国的威廉·福克纳和哥伦比亚的加西亚·马尔克斯给了我重要启发。我对他们的阅读并不认真,但他们开天辟地的豪迈精神激励了我,使我明白了一个作家必须要有一块属于自己的地方。”

莫言同时也提到,生长于蒲松龄故乡的自己,在“用耳朵阅读”的漫长生涯里,曾听家乡人讲过许许多多神鬼故事、历史传奇和逸闻趣事。这些后来都成了自己的写作素材。

对于这种创作上的借鉴和影响,叶开认为,福克纳和马尔克斯是莫言文学创作的启蒙者、领路人。福克纳的作品让莫言明白,村庄中一切貌似微不足道的事物都是有价值的、有尊严的、美好的。这打破了束缚着莫言创作的早期僵化文艺思想,释放了他的创造力。马尔克斯的高超创作艺术,让莫言的想象力插上了翅膀。而蒲松龄的讲故事艺术让莫言得以摆脱这两位大师的约束而找到了自己的叙事勇气,形成了独特的风格。

白烨则认为,以前人们曾认为莫言受拉美文学影响非常大。他本人通过这次演讲告诉大家:拉美文学对自己确实有影响,但影响更大的还是中国本土文化传统和文学资源。

www.wchcz.cn

(佛山新闻网:2019-06-07 04:11:16)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